南非武装部队阅兵:居然还装备二战机枪
来源:南非武装部队阅兵:居然还装备二战机枪发稿时间:2020-04-08 02:25:29


“开始我的流浪生活了。” 解除隔离的第二天,4月1日,杨勇在朋友圈里写道,因为就在3月30日零时,俄罗斯宣布限制出入境。不过,杨勇表示:“这对我的旅行计划影响并不大。我打算备足粮,找个偏远的地方避一避,看看美景,等疫情过去。”

离家3个多月,又在俄罗斯隔离14天,被问及是否想家时,杨勇顿了顿说道:“还好还好,我个人比较独立,家里人确实担心过,希望我能早点回去,但现在也回不去了,只能积极面对,我会注意做好防护的。”

原本以为入境俄罗斯就没事了,结果没想到的是,3月18日杨勇行驶至莫斯科附近大卢基市又一次被拦下。当时,他正在市内一路旁停车休息。俄罗斯交警看到中国牌照的汽车便过来询问,并查看他的相关入境证件。

“第一次坐救护车,检测没感染也要隔离”

“看来欧洲也开始暴发了。”3月14日,杨勇在朋友圈里写下这句话,然后就马不停蹄地开了8个小时,在俄罗斯关闭国境前顺利抵达。这时的杨勇还不知道,等待他的将是一场难忘而特殊的体验。

“被俄罗斯人留宿,他和我聊起了命运共同体”

俄罗斯隔离医院一餐(受访者供图)

杨勇介绍,他在疗养院住的楼有两层,大约50个房间,他一个人住在二楼的一个四人间。开始几天还有人住在其他房间,后来他们都离开了。医护人员基本就只为他一个人服务了。

在隔离的两周里,每天早上9时左右医护人员敲门送饭,“有俄罗斯漂亮小姐姐给我测体温。”一日三餐外加两次茶点是标配,早餐一般是黑面包、奶酪、香肠、西红柿和咖啡;午餐有意大利空心粉配肉丸子、鲜黄瓜;下午送一杯奶和甜品;晚餐有米饭、炸鱼和蔬菜沙拉。

4月7日新增出院10例。在院的117例(其中境外输入病例103例)中,轻型26例,普通型86例,重型2例,危重型3例。